玉树不会忘记!援青干部刘云军:医者仁心照云天

2019-06-09 10:09:18 来源:新华网 作者:江时强 王大千 责任编辑:田苑 字号:T|T
摘要】清晨,院长刘云军送走几名牧区来的患者,走到窗边大口呼吸,缓解缺氧和连续工作带来的不适。在常年高寒严重缺氧的玉树,刘云军以医者的仁爱之心,执着坚守,为藏区群众就医问诊而操劳。

  五月的青藏高原,春色姗姗来迟。

  清晨,在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人民医院办公室,院长刘云军送走几名牧区来的患者,走到窗边大口呼吸,缓解缺氧和连续工作带来的不适。

  3年援青任务即将结束,刘云军更忙碌了:西藏昌都市几个县的群众想来玉树看病,得开辟绿色通道,对接异地结算手续;两年前建的新生儿重症救治中心已满足不了需要,二期工程要加紧实施;与兄弟单位开展医共体建设流程须尽快细化……

  在常年高寒严重缺氧的玉树,刘云军以医者的仁爱之心,执着坚守,为藏区群众就医问诊而操劳。

  这是来自北京的援青干部刘云军(左一)带领职工下乡义诊(资料照片)。新华社发

  改革决心:69份离退报告逼出“新政”

  2016年8月4日,45岁的刘云军从北京市西城区广外医院来到玉树州人民医院当院长。

  虽是玉树最好的季节,但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原腹地含氧量仅为平原的一半,昼夜温差达25摄氏度,忽而大雨冰雹,忽而烈日炎炎。

  刚下飞机的刘云军喘着粗气来到办公室,还来不及平复缺氧带来的剧烈心跳,就被放在桌上的厚厚一摞离职、病退报告惊呆了。

  紧锣密鼓深入调研之后,更严重的“冰山”浮出水面:本是全州最好的医院,但最多时一个月转出病人2000人次,甚至出现剖宫产转去同级医院,阑尾炎手术转到下级县医院的“怪象”;有280多名职工的二级甲等医院已亏损1323.24万元,上年营业额不到6000万元,医疗收入不足2000万元。

  医院“病”了:制度不健全,机制难保障,业务低水平,人才留不住,患者不满意……刘云军明白,必须先“医”医院。

  这是来自北京的援青干部刘云军(左一)和医院职工讨论工作(资料照片)。新华社发

  现任医院骨关节诊疗中心主任郑丛华,一直记得刘云军在小饭馆请他和妻子拉毛吃饭的那一天。当时,他是医院唯一的正高职称医生,因科室分工不细,平时工作任务就重、风险大,考核还重惩罚少奖励,每月绩效最多只有300元。拉毛也是皮肤科骨干,常加班,每月绩效才200多元。工作没有成就感,收入低难养家,纠结之下,夫妻俩做出双双离职的决定。

  “刘院长耐心听我们发牢骚、说难处后,承诺细分科室,不再吃‘大锅饭’。”郑丛华夫妇从刘云军真诚的眼睛里看到了希望,本想说服院长签字的辞职报告,在手里攥出汗也没拿出来。

  刘云军提出的改革方案得不到响应,开了3次会都没通过。

  有人劝他,不要较真,多回内地组织几场专家会诊,采购几台设备,不用长期待在这儿受罪。刘云军回答:“组织派我来是信任,遇到困难就退缩,还要我来做什么?”

  还有人说,医院已经亏损了,再投入资金搞改革,万一失败了,窟窿岂不是更大?刘云军讲道理:“不使出一百分的力气,怎知道没有一百分的成绩,改才有出路,不闯没有活路。”

  到任20天后,强力推行新绩效分配方案。院党委决定,将每月10万元的绩效工资总额提升到50万元,同时对领导班子绩效工资“开刀”,降低50%,向临床一线和重点科室倾斜。

  第二个月,住院病人增加34人,第三个月,增加100人,医院账面结余突破40万元。顶住各种压力,州医院打响改革第一枪。

  郑丛华夫妇留下来了。“院长说话真算数,新成立骨关节诊疗中心让我来牵头,还请来外地专家带教完成140多例疑难手术。去年我参与的髋关节置换手术在玉树医疗史上是首例。”他和妻子全身心投入工作,一年收入近30万元。

  许多怀疑观望的目光收回了。在政策激励下,医院原来不能开展的业务现在开展起来了,原来无法诊断的病症现在能明确诊疗了,原来不会做的手术现在做成功了……

  当年春节,一位职工发来感谢短信:院长,在您带领下,工作有盼头,生活变好了,这个年都过得比往年好,我们全家真心感激您。

相关推荐


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
扫码关注中国小康网公众号
ID:chxk365
返回顶部
博聚网